最新消息 活動賽事 戰鎚40,000 席格瑪紀元 精裝遊戲 製作塗裝 店家列表

Fashion Blog
Posted: 2018-02-03 20:11:50

  不祥預兆故事(8):提議

將軍大人,這封信是偶然發現的,我覺得您有必要立即處理。它是由一支荒野巡邏隊,在距離阿奎夏聖鎚廳東方城牆外30里尋得,羊皮紙上用著潦草字跡寫著,綁在已死去的信鷹腳上,偵察兵形容信鷹像是陳年腐爛的屍殼。我故意不去放大這些恐怖或奇怪的描述。儘管如此,如果您覺得有必要讓自由工會部署,我會讓小隊隊長帶著兵團做好準備。
-恭請聖鎚城阿奎夏區殿堂戰略廳,厄斯丁明恩將軍大人立即和緊急關切。
 
大人,請容我發言,現在刻不容緩,無法如此等待軍伍慢速前來,這是希望之光前哨站的最後一份軍事報告。
 
我們在聖鎚廳阿奎夏區所有移動基地中最為驕傲的前哨站。在她活塞驅動的腳上,把我們一起帶往城牆東邊,這簡直就是文明光芒的煥發。卡傲斯戰幫就像海浪一樣,一波接著一波打在她的外殼上,反擊的隊伍跟隨著她,從她風帆的最高處,撒下一面護盾保護著我們偉大的城市,並透過外界網道和其他前哨站連結。這是一項神聖的任務,而且我們盡心盡力完成。
 
離題了,沒時間多說閒話。
 
原諒我。
 
這很難...
 
我們沿著心血海主幹道的邊緣移動。這已經長達一個星期,還可能更久。我們收到的命令是要推進,並確保通往煞伊邪的地下界門。我們正在監視這段通道, 防止任何有害的人事物通過,並用矮靈石建立永久性的防禦工事。
 
我們在距離大門一英里的地方下錨,發射了錨魚叉,望遠鏡緊盯著界門。
 
我們一直努力地推動堡壘,工程師也很滿意。我們放下了吊橋,偵查員騎著馬,八十名和馬匹奔向發光的拱門,塵土飛揚的消失在草原上。
 
第一天沒什麼事情,我記得很清楚,連晚上也是。
 
第二天晚上,我們看到界門的發光更劇。那是一道冷光,伴隨一股寒風,無盡的在大門之外流淌。 
 
天黑後一個鐘頭,哨兵大叫了一聲。我以為是我們的偵察員回來了。緊貼著較低的城牆,我看到一個幽靈火光騎著一匹可怕的馬。當我站上牆垛時,那帶著頭盔的頭一眼就瞄到我。
 
那細細呢喃的耳語,給了我們所有人一個提議。大人,我無法忘記他所說的一言一語,至今仍在我腦中迴響。
 
「這裡是納閣緒的領地,在哪裡都是,因為死亡無處不在。黑暗之風狂嘯。我給你們一個機會。讓你們保住性命。效忠並服從。拒絕或死亡。」
 
我很自豪的快速回應了這褻瀆的的話語。我命令法師坦加多夫去除這墮落惡的鬼魂,但他早已煙消雲散。
 
風,仍舊呼嘯著。
 
 
到了第二天,偵查員已經晚回了。從大門吹來的風越發越烈,帶著亂葬岡的臭氣。所有人都感到寒冷、虛弱和疲憊。
 
不用坦加多夫多說,我也知道這風中帶著詛咒。我下令點燃鍋爐,並準備撤收。
 
在甲板下傳來了怪聲。
 
工程師發現鍋爐生鏽卡住。當他們打開的時候,大量的冷灰飛揚,造成呼吸有點困難。我下令將引擎室關閉。總算是好多了。
 
現在只有兩個選擇:挖掘或撤離。風越來越狂,伴隨著可怕的呼嘯聲。我知道我們被詛咒了,我們絕對不能留下。然而。在命令所有人棄站的時候,每個艙口都生鏽卡住,彷彿已有千年之久。我不得不清出路徑,讓所有人到城牆上,並往地面跳。
 
此時,大家的頭髮突然灰濛了起來。牙齒變成黑色、雙眼蒼白失明、皮膚起皺,這些全都發生在我們身上。不再青春的四肢變得軟弱無力。列兵凱林在落地的半道上,就無力抓緊摔落。我想這或許也是一種恩澤。我希望他在摔落地面之前就已經死去,因為我看到地面噴發出失蹤的偵察兵,用手將他拖入地裡。
 
我們還能做什麼? 我們緊抓著城牆,圍繞著無法移動的前哨站,它逐漸生鏽,我們也逐漸老去。就在我周圍勇敢的戰士一個個死去時,那鬼魅身影又再次出現。我還能說什麼?我不應該說什麼,才能阻止這恐怖的景象?
 
席格瑪請寬恕我,聽一個垂死之人懺悔:我向那個人大聲哭喊,祈求憐憫,我願意效忠,只求你停下這可怕的攻擊。他只是搖了搖頭,在狂笑大風之上低聲說道。
 
「機會已經過了。」
 
語畢,他看著我們在這可怕的狂風之中轉變成塵埃和骨頭。我只能用一支老去的手,幾乎無法握住羽毛筆,來抄寫這最後的警告,我的皮膚已經剝落。很痛。但這信一定要送出去,你一定要收到這警告。
 
惡意之風吹起,一切都被詛咒了。
 

Share this :

Tags: 戰鎚席格瑪紀元 不祥預兆

SUBSCRIBE

Join my mailing list to receive updates on the latest blog posts and other th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