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活動賽事 戰鎚40,000 席格瑪紀元 精裝遊戲 製作塗裝 店家列表

Fashion Blog
Posted: 2018-11-29 07:52:20

  維吉拉斯短篇故事(1) - 殺死黑暗之王

黑矛文迪卡神廟的第七十一處決者埃默特·克羅特克,紋絲不動地吊在邪教地下教堂的覆滿塵埃的屋椽上。他的四肢處於某種自我控制下的生體麻痹狀態,以便將身體緊貼在天花板上。他的肌肉緊繃,頭腦則處於恍惚狀態。幾周以來克羅特克一直維持著這個姿勢,直到此刻為止。
 
他使出了渾身解數才潛入了這座被詛咒的據點。此地是一個精心設計以躲避監視的安全屋。儘管它已經衰敗失修,入侵這裡的難度還是要超過闖入一座普羅透斯級地堡。通過多重的誤導,專業的間諜活動,從溫文爾雅的大量散布假情報、敲詐信和勒索,到乾脆直接的謀殺,麥卡佈雷亞斯的貧民王子基因邪教以各種手段嚴守著他們祭儀的秘密。邪教以精妙的技藝滲透進了這個飽受地震摧殘而動蕩不安的大陸,即便是那些高高在上、醉心於知識的機械「神甫們也不知道他們的存在。骯臟的混血基因竊取者守衛著邪教的心臟地帶,這些混血基因竊取者的外貌和他們的信仰,都令克羅特克感到厭惡。但他們中的不少人具有異常敏銳的感官,克羅特克不止一次以為自己會被他們嗅出來。這一點倒令他有幾分折服。
 
在從新瓦倫姆發給他的遠程簡報中,說明瞭其他五名刺客可能需要幾個月、甚至幾年之後才能降落到這個行星。其中包括了他的老夥計文努斯神廟的艾莉沙·德·莫內。對這些異種邪教徒們把宣傳和誤導作為武器的運用方式,她應該會很感興趣。在靈能性質的主宰意志的協調下,基因竊取者邪教徒們在這方面表現得異常出色。在維吉拉斯,混血基因竊取者們和平民當中的機僕們勾結在一起,最終促成了他們的暴動。直到上次綠皮發起空降突襲時,這一切才曝光。
 
但無論他們如何偽裝,邪教的某些方面始終不會改變。總是有一個核心的小圈子,這個圈子逐漸向邪教成員們顯現,這些人懷著滿心崇敬,沿著遊行隊伍一個一個走向那座偽神的四臂巨像。邪教徒們低聲而持續不斷地唱誦著,宣告著他們敬愛勝於自己生命的星神的榮光。他們崇拜的化身總是只有一個:在這整個蛛網中心的那只蜘蛛。
 
邪教徒當中有一個高大、禿頂的長袍教主,除了某個人之外,邪教里所有的軍事首腦的相貌都是如此。接著是領軍,他的三支手臂上,都拿著只需輕輕一划就足以殺人的致命武器。隨後是侍僧們和新血教徒們,從頭腦簡單的礦工到發生各式各樣突變的工程師,他們都是因為飲用了被污染的水而發生基因突變的維吉拉斯下層群眾。克羅特克知道他們中有人自認是專業的破壞者,甚至是刺客。文迪卡刺客心裡暗自一樂,但他臉上的肌肉紋絲不動。這些被異種影響的傻瓜根本不知道一個真正的刺客有多可怕。
 
而他很快就會代表刺客庭給他們上一課。
 
有一個像在刮擦石頭的聲音傳來,那就是他的刺殺目標的標記。遠祖烏姆。
 
基因竊取者族長從祭壇下爬了出來,迎接對他的贊美。第一支出現的手臂和克羅特克的腿一樣粗,上面有三個邪惡的鐮刀般的爪子。接著是第二支、第三支手臂。原本緩慢而堅定的吟唱,逐漸開始提高音量,直到塵土從他周圍的管道和支柱上掉落下來。隨著一聲得意的尖叫,族長站了起來,把他那邪惡的紅眼睛投向會眾。教主隨即放下權杖,發出刺耳的一響,整個房間頓時安靜下來。
 
克羅特克從鼻孔噴出一口氣,一股暖流湧上每根手指的指尖,生體停滯狀態已經解除了。他通過間諜面具調整了一下死神狙擊槍,不多不少地校正了一毫米的誤差,然後開槍射擊。
 
從槍口射出的子彈更像是一髮坦克炮彈,厚達三根手指,長度則是厚度的兩倍。在神槍手的下意識里,文迪卡刺客與其說看到,不如說感知到子彈以極快的速度衝向獵物那球狀的頭顱。他知道這是一記完美的「爆頭;不需要第二顆子彈。
 
然而,就在子彈命中目標之前,邪教領軍急衝而來擋住了子彈,某種離奇的預警,使他像一隻突然飛起的血蜂一樣躍起。子彈徑直洞穿了那名邪教徒的軀乾,緊接著砰地一聲擊中後面的族長的肩膀,隨著飛濺出的一股難以名狀的液體,族長的一條胳膊被打斷了——由於領軍的獻身行為,子彈打偏了,未能殺死目標。克羅特克感到一陣難以置信,幾近恐懼。刺殺任務失敗了,大群邪教徒圍住了受傷的族長,再開槍也只是浪費子彈。
 
祭儀大廳里突然爆發出一片混亂,到處都是嚎叫、尖叫和絕望的哭號。他們當中最敏銳的人追蹤著子彈的軌跡,抬頭望向黑暗的屋椽。教主用一根又細又彎的手指指著克羅特克,尖叫著命令自己的族人攻擊。刺客一邊用熟練的動作把狙擊槍放回背上,一邊已經向唯一的出口移動過去。他看到幾十隻混血怪物在他下方追趕,還有的怪物像猴子般靈巧地爬上牆壁的腳手架。
 
正當克羅特克快要走到大廳背後的平台上時,三個眼珠凸出的混血怪胎搖晃著身體朝他走來,他們的第三隻手抓著自動手槍,對著他的方向瘋狂地開槍。他拔出死神手槍,朝他們怪異的臉龐一個接一個地射擊。其中兩個人掉了下去,肢體不停地抽搐,最後一個人在臨死前緊抓著屋椽,像破碎的牽線木偶般掛在上面。
 
克羅特克從大廳背後的腳手架上跳了下來,在跳躍時他蜷曲著身體,手臂向後擺動,姿態優雅而輕鬆,以免背後的狙擊槍在下方的金屬柵欄上有一丁點擦傷。隨後他拼命向遠處的走廊跑去,不料卻看見某種恐怖的怪物從陰影里冒了出來。它非常巨大,遠遠超過一個純血基因盜竊者,而且並未受傷。當它伸展四條手臂和伸出一個長長的球狀頭顱時,那龐大的身軀似乎更加膨脹。它的一支手臂反手從克羅特克手裡奪過了手槍。下一瞬間,它已經攫住了他的喉嚨。
 
第二名族長。
 
「不……」克羅特克喘不過氣了,「不……可能……」。
隨後,這只泰倫蟲族更用力地擠壓,埃默特·克羅特克的生命在一陣鮮血和碎骨的噴濺中結束了。
 
 

Share this :

Tags: 戰鎚40 000

SUBSCRIBE

Join my mailing list to receive updates on the latest blog posts and other th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