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活動賽事 戰鎚40,000 席格瑪紀元 精裝遊戲 製作塗裝 店家列表

Fashion Blog
Posted: 2018-11-29 10:08:42

  維吉拉斯短篇故事(3) - 非常手段

二級飛行員格雷登·弗恩用力扳動「天空之子號」的控制桿。這架瓦爾基里武裝運輸機轉向朝西勒防線的人造山脊飛去,空軍中隊的其他戰機在它後方以箭頭隊形飛行。弗恩感覺到了重力的牽引,瓦爾基里正以超出合理範圍的最大銳角進行轉向,他需要盡力操縱才能讓機翼不至於被壓力扯掉。但在帝國海軍服役九年的生涯讓他具備了良好駕駛員的判斷力,弗恩做到了。那座峭壁般的山脊逐漸變低了,展露出越來越多的正被高射炮火覆蓋的天空,而後飛機越過了山頂。
 
迎接弗恩的景象,就像一桶滾燙的熱水從頭澆下般,讓他體內的腎上腺素激增。數百架——或許有數千架獸人戰爭巨像,正大踏步走向迪諾斯戰壕線。每個巨像都象徵著愚蠢粗魯和絕對力量的結合。在莫特沃德郊外塵土飛揚的平原上,形成了一片由鏽蝕的金屬和嘶嘶作響的活塞組成的褐色海洋,它們踏著紛亂的步伐逼近戰壕,發出雷鳴般的響聲。這些機械中有的只比哨兵機器人大一點,而另一些則像是會移動的大山。弗恩難以置信地看到最大的巨像中的一個向前邁出沈重的步子,把一個較小的機械踩得粉碎,好像它只不過是一隻甲蟲。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透過樹脂玻璃座艙里和厚厚的耳機傳到他耳邊——那並非是令人心情激動的引擎轟鳴聲,而是綠皮物種的不成詞句的低沈洪亮的戰嚎。
 
弗恩的嘴唇扭曲起來,從他喉嚨底部湧起一股濃烈的膽汁苦味。「我們完了」他喃喃自語。「維吉拉斯已經完了」。
 
「冷靜點,弗恩」炮手戈弗雷德說。「我們在這還有活得幹。」
 
炮手的話語讓他擺脫了宿命論的情緒。戈弗雷德說得對。他們的機艙里裝滿了掠奪者——這些巨人身上藍白相間的紋章都沾染著血和灰燼——他們奉命把這些原鑄星際戰士送進戰場中心。自從被他們稱為「恐怖通信」的那個廣播開始,星界軍、帝國海軍和阿斯塔特修士之間在運輸問題上的區別已經不再分得那麼清楚了。沒有時間辯論,沒有時間討論軍階或禮儀。
 
死亡已經降臨維吉拉斯,無論是上方還是下方。人類為了確保這顆行星,只得不拘泥手段地進行戰鬥。
 
「到最大的巨像那裡去,」傳來了老兵阿斯特納庫斯士官粗魯的聲音。「用高射炮的煙霧作掩護,整個空軍中隊都移動過去」。
 
「確認。」弗恩聲音平靜地說。但在他的心裡混雜著一種想要撇清干系的厭惡感,和一種無底洞般的恐懼;不到三個小時前他還和戈弗雷德打賭說,阿斯特納庫斯小隊會命令他們去追逐所能找到的最危險的目標。
 
即使在那時,他做夢也沒有想到,他們會被命令去攻擊一尊獸人鐵皮巨人。
 
天空布滿了螺旋狀的煙霧軌跡,火焰噴射著煤渣和旋轉著的彈片,爆炸的高射炮和白色的尾跡。常常有一枚拖著白煙軌跡的地對空導彈刺穿遠方的景象,或者有一架獸人戰鬥機發起一次俯衝攻擊,一片密集的子彈飛掠而過。有一枚子彈打在機翼上,弗恩感到他的瓦爾基里顫抖了一下,他稍稍改變了自己的飛行路線,好讓戈弗雷德得以射擊。一道紅寶石色的激光束划破了昏暗,另一架向他們飛來的綠皮飛行器就像裡面裝滿炸藥一樣爆裂開來。
 
「很好。」弗恩說。
「幹掉一架,後面就只剩三十萬架了。」戈弗雷德回答。
「你剛才還讓我別那麼悲觀呢。」
「又來了!向左急轉彎!」「右翼的隊友瑞查維克急迫的嗓音,打斷了這次交談。弗恩再次猛拉控制桿,瓦爾基里運輸機顫抖著努力傾斜。一髮龐大的綠皮導彈從機翼下方擦了過去。
「太近了。」弗恩說。
 
「發現目標」「天空之子號」左方的「復仇之刃號」飛行員德瑟林說,「感謝帝皇,他們還是這麼粗心大意。」
 
弗恩打量著這尊鐵皮巨人像魔怪一樣的腦袋。它那在黑暗中閃爍紅光的雙眼,旋轉著試圖鎖定中隊。它是一個由鋼鐵和彈藥組成的異教的毀滅之神。在它旁邊行走著的古巨圾只有它一半高,但都足以踩扁一個街區。儘管鐵皮巨人的主炮還在繼續轟擊著空軍中隊後方的巢都,但它的一門肩炮——一門六管旋轉炮,其中每根炮管都和「天空之子號」一樣長——已經瞄准了中隊。弗恩看見旋轉炮的炮管變模糊了,然後一陣炮火轟然掠過。從左方傳來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黃金王座在上,」戈弗雷德說。「那應該是德瑟林,復仇之刃號,快回答!」
 
除了靜電噪音之外沒有任何回應。
 
「回避!」
 
又一陣獸人炮火呼嘯而過。「天空之子號」頂窗上的樹脂玻璃被從側面擊中,頓時龜裂。一側機翼受到了嚴重損壞,駕駛艙顯示屏上閃爍著紅色的警告圖標。猛烈的衝擊撞得弗恩東倒西歪,狠狠摔進了他的安全座椅里,警報器發出了巨響。一陣麻痹感傳遍他的全身,他的腿上感覺到了潮濕黏滑的東西向左轉!」阿斯特納庫斯的聲音傳來。「左轉,打開側門!」
 
弗恩沒有理由去爭辯。他使勁向左拉動瓦爾基里,並猛擊釋放側門的液壓開關。片刻後,瓦爾基里的重型爆矢槍發出狂暴的咆哮聲,蓋過了下面戰鬥的喧鬧聲,一陣密集的爆炸聲接二連三響起,毫不例外地給進入十字准星的目標全都帶去死亡。他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看見鐵皮巨人旋轉炮上的獸人炮手被炸得粉碎,鮮血四濺。從那裡射來的猛烈的火風暴停止了。受損的「天空之子號」搖晃著,但並沒有脫離這場戰鬥。
 
「靠近到三十碼以內,」阿斯特納庫斯說。弗恩咬緊牙關,瓦爾基里俯衝而下,朝著那座山脈般的獸人機械的粗糙頭顱划出一條可怕的陡峭弧線。戈弗雷德啓動了女武神的地獄打擊導彈,它們朝下射去,在那座如山的怪物的肩膀上爆炸,炸飛了一塊巨大的金屬板。但是,鐵皮巨人的行動並未減慢。
 
「我的泰拉啊,這些傢伙到底是什麼!」戈弗雷德終於開始沮喪了。
 
「向我報告情況!」弗恩說。他看到一枚鈎爪從他視野邊緣射過,抓住了那個鐵皮巨人的眼窩。片刻後,瓦爾基里號急劇地向右傾斜,這一新的轉向動作過於激烈,警報信息就像瀑布般在駕駛艙的顯示屏上迸發而下。當「天空之子號」在龐大的戰爭巨像上方盤旋時,警笛聲在他腦袋旁邊嗚嗚作響。就是現在!」阿斯特納庫斯喊道。弗恩看到掠奪者士官和他的士兵們跳了出去,反重力螺旋槳的葉片閃爍著,他們在獸人的炮火中降落在鐵皮巨人的肩膀頂端。片刻後成群的綠皮包圍了他們,刀光閃爍。他們從視線中消失了。
當「天空之子號」再度繞圈時,弗恩用力關掉了警笛,低聲向飛機的機魂祈禱。子彈從駕駛艙旁呼嘯掠過,它們的軌跡幾乎是垂直的。感覺到有幾顆子彈打中了機翼,弗恩做了個痛苦的鬼臉。瓦爾基里是為了長期使用而製造的,但在這種程度的打擊下,恐怕它們也無法再堅持一分鐘了。
 
「我說了報告情況!」
 
「他們把鈎爪鎖在機身上,現在我們已經被拴在那該死的機器上了!」戈弗雷德喊道,「我解不開!」
「那就對巨像或者別的什麼東西繼續開火!」
 
瓦爾基里再一次怒吼著旋轉,鈎爪的粗纜繩纏繞著鐵皮巨人的頭顱。纜繩滑動和擠壓著那顆頭顱,帶著一串火花從它的右眼窩里拔出了一把結構複雜的眼部炮。弗恩看到掠奪者們正在巨像的頭上和肩膀上安放什麼東西——毫無疑問,是炸藥——隨後他們一個接一個跳過去抓住纜繩,最後阿斯特納庫斯一腳踢開鈎爪的倒鈎。
 
「天空之子號」發出一聲引擎的尖叫,拖曳著後方的鈎爪纜繩急速飛離。從弗恩在操縱桿上感覺到的額外重量來判斷,五名掠奪者都在纜繩上拖著。他們一離去,弗恩就聽到不遠處傳來雷鳴般的爆炸聲,和獸人們發出的驚慌吼叫。
 
「我還以為自己會被炸死,」戈弗雷德說。「他們成功了。看樣子他們都能堅持到我們完全脫離戰場吧?」
 
弗恩搖搖頭,給引擎加油,全速越過下方那些亂哄哄的獸人後衛部隊。漫無目標胡亂發射的炮火打到機身上,但唯一的效果只不過是在「天空之子號」的裝甲機身上發出砰的一響。綠皮們總是把他們最強勁的重武器放在前面,當他們被戰爭狂熱佔據時,總是等不及瞄准那些不在他們正前方的目標。瓦爾基里很有可能安然無恙地到達奧特克,那座巢都噴著污染氣體的塔樓在地平線上閃耀著光芒。
 
「他們可是星際戰士,」弗恩最後說,他的腔調帶著不情願的贊賞和幾分苦澀。「只要願意他們可以為所欲為。」

Share this :

Tags: 戰鎚40 000 維吉拉斯

SUBSCRIBE

Join my mailing list to receive updates on the latest blog posts and other th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