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活動賽事 戰鎚40,000 席格瑪紀元 精裝遊戲 製作塗裝 店家列表

Fashion Blog
Posted: 2018-11-30 08:45:08

  維吉拉斯短篇故事(4) - 火焰之中

斯托瓦爾
子象限3
熱能工廠β/德塔克斯/887/K
03:47小時
 
二級監工庫蘭·德雷布斯已經受夠了。
 
他一臉怒容地在金屬走廊上大步走著。沈重的工作靴在格柵地板上鏗鏘作響,而他手中的占卜儀正在發出蘆笛般的顫音和鳴響。這台笨重的手持儀器是為礦工和管道工製造的,德雷布斯用一根纜線把占卜儀的輸出端直接連到他的擴音器上,以便在四周火山的轟鳴聲中依然能聽見儀器發出的聲音。雖然這聲音震得他頭暈腦脹,但德雷布斯需要隨時確認這件可靠的設備在告訴他什麼。
 
這是在這次行動中,抓住那幫惡徒的唯一辦法。
 
德雷布斯腳下的走廊,是德塔克斯-奧米斯-十五號傳送帶的一部分。這是一條複雜的大型管道,有許多深入火山側面的走廊和熱能轉化祭壇。走廊上的照明管發出閃爍的黃光,表示這一區域當前處於高燃燒週期。除了那些靠近岩漿萃取器的熾熱核心的地熱賢者,其他人都禁止入內。
 
「真要命,你分辨不清每一種萬機之神的蒸汽?」德雷布斯情緒不佳,不停咕噥著,瞪著閃爍著警報的照明管。他在監工的鎧甲外面套著橡膠長袍,把長袍那帶著護目透鏡的厚兜帽蓋在頭上,以遮蔽沿著整條走廊從壓力閥噴出的滾燙氣流。被高熱蒸汽的噴射衝撞身體、遮擋視線的體驗並不愉快。沐浴在這神聖機器和被賜福的火山的混合氣息之中,德雷布斯猜測有些技術神甫可能會認為是一種神聖的祝福。但這只給德雷布斯造成輕微燙傷,並讓他更加惱火。監工用力眨眨眼睛,弄掉模糊他視線的汗水,停下來盯著他的占卜儀屏幕。
 
「不管你們是誰,你們已經落到我手裡了。」他得意地叫出聲來。在過去的三個工作週期中,德雷布斯三次探測到未授權的信號接觸點在高燃燒時段穿過這個區域。令他極為沮喪的是,這些接觸點總是在他追上之前就溜走了。
 
不過這一次,他們似乎沒有逃走。接觸點的數量也變多了,可能有十二個左右,儘管熱能反應堆的神聖電磁信號給不了特別精確的讀數。
 
根據顯示數據,這些未授權接觸點在樓下一層。德佈雷斯疑惑他們到底是誰。偶爾他會遇到一些放浪的機僕,它們的認知功能已經退化,導致它們四處遊蕩。它們可能很危險,但通常德佈雷斯每次只能看到一兩個。或者也有可能是岩漿工人?岩漿工人們會試圖溜進禁區,在輪班之外勞作來增加他們的配額。
 
這麼想著,德雷布斯臉上泛起了冷酷的笑容。他把另一隻手移到腰帶上,確認了他的電棍和自動手槍都在該在的地方。如果騷亂是由未經授權的工人造成的,那麼他們要擔心的就不僅僅是配額減少了。
 
德雷布斯向裝備的占卜儀、配槍和警棍的機魂快速祈禱了一下,然後在附近的一個竪井艙門上粗暴地敲出一段密碼。V形金屬擋板向上滑去,露出一架通向幽閉的金屬竪井的梯子。梯級一端向上升到「看不見的地方,一端直通往下方熾熱的深處。
 
德雷布斯把占卜儀掛在腰帶上,抓住梯級,開始往下爬。就算戴著厚厚的手套里,他也能感覺到金屬上的熱度。德雷布斯向萬機之神祈禱,感謝他能穿著這件被祝福的隔熱服。他瞥了一眼熱袖扣,上面正在警告他隔熱服外面的溫度足以把肉烤焦。
 
由於火山的轟鳴和管道震動發出的嘶嘶聲,再加上占卜儀越來越劇烈的嗶嗶聲,他快到下一個竪井口時才聽到了那個吟唱的聲音。德雷布斯停下來,皺起了眉頭。
 
他知道賢者的二進制隱語,也知道勞工幫的祈禱哀歌。但這吟唱聽起來和這兩者都不像。這些嘶啞而狂熱的嗓音參差不齊,充滿激情,吐出的話語像舞動的火焰一樣炸裂作響。讓德雷布斯想起了那些比較迷信的夥伴們喜歡到處傳播的,關於那些在火中舞蹈的生物的離奇故事。
 
德雷布斯心跳加速。這是什麼,他更惱火地想,某種形式的異端?
 
「要是這樣,我們會知道怎麼辦的,不是嗎?」他自言自語著,有些期待地想到了腰帶上的自動手槍。可別冒險。畢竟,戰爭還在進行呢。
 
「為了讓那些吟唱的人大吃一驚,德雷布斯空出一隻抓梯子的手,打開槍套,用拇指撥開了手槍的武裝符文。德雷布斯深吸一口氣。他緊張起來,然後打開艙蓋,以身穿這套笨重衣服最快的速度轉身從艙門裡跳了出來。
 
一根管子打在二級監工德雷布斯的臉上。他的護目鏡上的有機玻璃破碎裂開,頭部感到一陣劇痛。德雷布斯感覺到血的味道,有東西從背後狠狠地撞了他一下。
 
那是地面,他的意識有些模糊。
 
德雷布斯被打倒了。
 
他嘴裡都是血。他在兜帽里不停的咳嗽,鮮紅的液體濺到破裂的鏡片上。接著有兩只手粗暴地抓著他,把他從地上拉起來,一陣恐慌湧上德雷布斯的心頭。下一刻有人從他頭上扯下了兜帽,德雷布斯感到更加慌亂。
 
一瞬間劇痛襲來。德雷布斯的皮膚被灼熱的空氣燒焦了,他的呼吸使得喉嚨里充滿灼熱的灰,他的雙眼淚流不止。
 
「什……什麼……?」他咳著血。透過已被淚水模糊的視線,德雷布斯看到了聚集在他周圍的人影。正如他所想的,這些人確實是岩漿工人,但監工德雷布斯從未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這些瘋子赤裸著上身,皮膚已被高熱燙出了水泡,但他們似乎並不在意。有些人的身上插著怪異且令人不安的裝置。還有一些人戴著粗制濫造的金屬鳥形面具——這些面具可能是用偷來的礦石碎片和金屬廢料製作的。
 
其中一個最高大的傢伙,戳了戳德雷布斯的胸口。德雷布斯呼出一口灼熱的氣團,他注意到這個暴徒的皮膚上出現了突變的鱗片狀瘢痕,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我們知道你要來,監工,」大塊頭從他那奇怪的鳥形面具後面發出幾聲譏笑。他吐字不清但卻尖銳刺耳。「火焰已經告訴我們了。你不應該下到這裡來的。」
 
一種不真實的感覺令德雷布斯全身洩了氣,但當工人們粗暴無禮地把他拖到另一條走廊上時,他絕望地想喚回些許權威。
 
「馬上鬆開我,」 德雷布斯說。「我是你們的上司!你們會為此被鞭打,你們的配額會被取消!」他想讓自己的威脅充滿怒火,讓聽到的人都感到害怕。但正相反,德魯布斯察覺到自己的笑聲,意味著他們也察覺到了這一點。
「我們什麼事也不會有,」站在德雷布斯左耳右後方的大塊頭說。他呼出的氣體帶著潮濕的酸味。「因為沒有人會知道你在這裡。」
 
德雷布斯的精神終於崩潰了,他瘋狂地扭動起來。他抽出了被右邊的人抓著的一條胳膊,讓那個帶著紋身的異端大吃一驚。德雷布斯揮舞那條胳膊,掃在一名捉拿者身上,然後瘋狂地摸索著他的腰帶,想拿出電警棍。如果他能把它解下來並且按下啟動符文,他就可能……
 
一根管子帶著一種非自然的力量從腰背部擊中了他。即使是透過硬化長袍和防彈甲,這一擊依然非常疼痛。德雷布斯尖叫出聲。要不是那些捉拿者又凶猛地抓住他,把他向前拖去,他肯定已經倒下了。被管子擊中的地方傳來一陣陣刺痛,傳遍四肢。他的警棍被從腰帶上扯下來,扔到了別處。
 
在因為痛苦而陷入意識模糊時,德雷布斯感覺到他周圍出現了一團燃燒的火光,同時灼熱的氣溫變得越來越高。一「想到他們要把他抬進反應堆那被禁止的、最神聖的核心,他感到極度恐怖。他感覺眼球上的液體彷彿正在蒸發。德雷布斯盡量小口呼吸,避免讓自己的皮膚像燃燒的羊皮紙一樣直接捲曲起來。
 
「你們瘋了嗎?」他嘶聲說。「我們必須離開這裡!神聖機器會憤怒的……這熱……」
 
異端們只是在發笑。
 
「我們才不怕什麼神聖的機器,」大塊頭暴徒冷笑著說,大步向前走到一個觀測台邊上。他站在一團漂浮的熱霧中——他的皮膚在熾熱的高溫下明顯地起泡,在台邊做了手勢。「我們現在有了別的神。比火星上那個寒冷而遙遠的存在要強大得多。」
 
他們把德雷布斯向觀測台的邊緣拖去,德雷布斯的心臟開始猛烈跳動。
 
「求求你們,」他大口喘氣。「求求你們,我……請不要……」
 
巨大的房間中回蕩著巨龍吐息般的蒸汽嘶嘶聲、機器發出的嗚鳴和叮噹作響,而在這一切的下方,是熔岩流過鐵甲深淵發出的可怕的隆隆聲。當異端們把他推到邊緣時,德雷布斯痛苦嗚咽著,往下看著幾百英尺底下的那條熔岩之河和舞動的火焰。
 
「看著它,祭品,」那人在他的左肩上嘶嘶地說,聲音裡的狂熱使德雷布斯戰慄不止。那人抓住德雷布斯的頭往下按,迫使監工只能瞪著下面的火焰。他眯起眼睛來抵擋光芒和疼痛……
 
……但隨後他皺起眉頭。德雷布斯瞪大眼睛,滴下了沸騰的淚水。
 
「在下面有某種東西。火焰之中有某種東西。人形,德雷布斯想,是舞蹈、跳躍、發光的人形。但這怎麼可能?一種帶著褻瀆感的好奇心折磨著他,儘管他的處境很糟糕,但彷彿從他意識之外產生了一種迫切的需要。異端們現在開始吟唱了,但是當德雷布斯的視線被他下方遠處的發光生物緊緊鎖住的時候,他們的話語似乎漸漸在遠方消散,在即將出現的更加宏大的啓示面前變得無關緊要。
如果他再多看一會兒,德雷布斯肯定就能搞清楚他一直以來錯過的某事。在他下面的人形投來了飢渴的一瞥。
 
突然他的肩胛骨之間受到重重一擊,在德雷布斯反應過來之前,他已飛過了邊緣。當他的身軀猛烈燃燒,撞擊在竪井底部的岩漿中時,德雷布斯早已死亡。」

Share this :

Tags: 戰鎚40 000 維吉拉斯

SUBSCRIBE

Join my mailing list to receive updates on the latest blog posts and other th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