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活動賽事 戰鎚40,000 席格瑪紀元 精裝遊戲 製作塗裝 店家列表

Fashion Blog
Posted: 2018-12-01 09:11:22

  維吉拉斯短篇故事(5) - 三臂槍手

蓋德·克霍爾內心焦灼,兩腿隨時都可能軟倒在地,但他還是繼續跑著。他能聽到身後靴子踩地的響聲,以及法務部法警們的喝令吼叫。只是因為恐懼才讓他繼續奔跑。如果法警們抓住他,如果他們看到濺滿蓋德外套和弄臟他手指的的那些螢光顏料發出的光,蓋德很清楚他們會對自己做什麼。
 
「停下,可疑人員!」有人在怒吼。一陣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在離蓋德的腦袋只有幾英吋的牆上炸出了一個洞,把混凝土的碎片灑在他身上。
 
前面的小巷狹窄得只容一個人通過。蓋德是一個骨瘦如柴的傢伙,但即使是他,也不得不在這個垃圾槽的燒黑殘骸中東躲西閃地前進。他確信這條路通向闊劍街,那後面就是貧民窟市場。在這個時候,除了一些流浪漢和化學藥物癮君子,那裡很可能空無一人。這將是他溜掉的唯一機會。
 
當他看見一個黑甲人從他前方走來時,已經太晚了。一根沈重的警棍打在他胸前,打得他張開手腳翻了半個筋斗,他的脖頸撞在混凝土地面上,身體滑過街道,把背上的肉都扯了下來。劇烈的疼痛包圍著他。每一次呼吸都像有一把發燙的刀子插過他的肋骨。他翻身吐了口血,一陣目眩。
 
「你們看到他飛了嗎?」攻擊者說,他的聲音充滿了愉快的幽默。「這個小人渣差點就跑掉了。」
一股力量緊緊抓住蓋德的肩膀,粗暴地把他推來推去。透過模糊的視線,蓋德瞪視著一名法警的黑色遮面護目鏡。
 
「用異端符號玷污懺悔穹頂?」那個大塊頭咆哮著,像從嬰兒床上拿起一個小孩似的把蓋德拖了起來。「公開處決。你會為此被處以火刑。」
 
「如果他走運的話。」另一個聲音傳來。剛才沿著塔爾塔克次級聚居區的街道追捕蓋德的兩名法警,從小巷中走了出來,兩人都攜帶著上滿彈匣的巨大防暴槍。「像這種骯臟的東西還會有更悲慘的下場。」
 
蓋德從未覺得自己是個勇敢的人,但這時他突然產生了一種奇怪的無所畏懼感。他咬著沾滿鮮血的牙齒,對抓捕者們笑了笑。
 
「你認為死亡讓我害怕嗎?」」他說。「我有光肺病。我在化學礦坑里呆了20年,這就是我要展示的一切 - 一個支離破碎的身體,一個疼得我不能睡覺、不能吃飯、在站著時沒法不吐血的腦袋。」
 
一記重拳打在他的下巴上,使他再次轉了一圈倒在地上。蓋德感到被打碎的牙齒從嘴裡掉了出來。
 
閉嘴,」法警說。「屁話留著以後再說。相信我,等你被綁上電擊台時,你會一直說個沒完的。我們知道,除了你之外還有其他在這些街道上畫三臂變種人圖像的人。」
 
「赫肯的英雄,」蓋德含糊不清地說,搖搖晃晃地跪在地上。每一個哽咽出來的字都在他垮掉的身體裡激起陣陣痛苦。「就是那個把一顆子彈射進那個罪有應得的老耗子——法務官德勞眼睛里的人。他為我們而戰。不是為你們這些帝國職員,也不是為那些安全待在高塔里的貴族們。他為人民而戰。」
 
「格拉克」一個法警詛咒著,用他的防暴槍指向他們左邊街區的傾斜屋頂上升起的水房中心的牆壁。
在那座鐵砧形建築的最高處,用螢光綠的發光塗料塗鴉著一個身穿斗篷的三臂人形,每只手上都握著一把重型手槍。
 
「你可以殺了我,但你無法撲滅火花」蓋德說。「那火...」
衝著肚子來的一腳讓他閉嘴了。當他痛苦地彎下腰時,他感到一支防暴槍的槍口粗暴地抵住了他的後腦勺。
 
「我們會找到這個變種人渣的。」揍了他的那名法警厲聲說。「哪怕我們不得不把這個該死的洞燒成灰燼,把這個地區的每只骯臟的巢鼠拖到牢房裡審問。我們會找到他的。」
 
「你已經找到了。」
 
那聲音非常平靜。蓋德睜開眼睛,透過一片血色的模糊,他看到一個人影站在一個翻倒的傳送帶的引擎蓋上,透過漆黑的眼睛注視著他們。那人的長斗篷在風中飄動,但除此之外,他就像一座紀念碑般紋絲不動地站著,他的臉幾乎全都被圍住下巴的一塊大手帕遮住了。蓋德只能辨認出那人左臀邊的一把銀色自動快槍的槍管反光。
 
法警們僵住了。時間彷彿停止了。他們當中塊頭最大的那個人繃緊身體,張開了一隻結實的拳頭,發出吱吱的皮肉響聲。那幅螢光圖畫在遠處槍手那令人不安的眼珠上短暫地反射了一下光芒。
 
平靜毫無預警地被打破了。法警們用熟練的速度發射防暴槍,但那個斗篷人影已經解開了他的槍套。一聲雷鳴般的爆炸響徹整個街道,一名法警猛地向後摔向牆壁,鮮血從破裂的胸膛噴濺而出。槍手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旋轉身體,拔出了第二把手槍,射擊的速度如此之快,蓋德一時還以為是一門重機槍在開火。剩下的兩名法警的身軀直接被打碎了,他們的貼身網甲在一陣彈雨中四分五裂。血濺到蓋德的臉上,一具屍體倒在他身上,把他壓在地上。
 
一聲引擎的巨響傳來。在槍林彈雨下,一輛戰鬥摩托從附近的一條小巷衝進了街道,摩托上的法警舉起了一把像是爆矢槍的武器,朝那個斗篷人影開火。
 
槍手把他的披風掃到一邊,露出了第三隻手,那只手緊握著另一把重型自動快槍。隨著下一聲槍響,摩托的燃料裝置像一個火球般爆炸,讓這輛車和它不幸的騎手旋轉著飛向空中。槍手向旁邊邁了一步避開了燃燒著的殘骸,當殘骸翻滾擦過整條街道時,灑下了一大片火花。
 
整個戰鬥只持續了幾秒鐘,但四名老練的法務部特工都已倒地死去。他們中甚至沒有人能來得及開槍反擊。
 
「看……看在帝皇的份上。」蓋德喃喃說。
 
槍手旋轉著他的三把手槍,一個接一個地把它們拍回槍套里。然後,他轉過身來,從容而優雅地走著,而法警的摩托的燃燒殘骸正嘶嘶作響,噴出一團火焰。槍手走近了還在法警屍體下面掙扎著的蓋德。這個穿斗篷的人以令人驚訝的輕鬆動作,把屍體拉到旁邊。
 
「你的帝皇是個騙子,」站在蓋德上方的人說,他的身體在蒼白的夜晚天空下顯現輪廓。「但是我可以告訴你真相,更古老的那個真相。」
 
他伸出一隻手。手指又長又細,幾乎像蜘蛛一樣。
 
蓋德伸手接住了它,咬緊牙關忍痛爬了起來。
 
槍手把他帶到附近一條小巷的陰影里,在那裡有一條灰褐色的河從一扇生鏽的門裡向外流出。
 
「我一直相信那些傳言」蓋德說,他的話語中帶著顫抖。「我一直知道你是真有其人。你將領導這場偉大的起義,把我們從暴政中解救出來。」
「我不是救世主,」槍手說,彎下腰扯開了管道的柵欄。發出嘶嘶聲的鐵線蟑螂從開口處噴湧而出。
「只是個信使,把群星的救世主的話帶給那些想要聽的人。」他走到一旁,做手勢指著正在向外流東西的管道。
 
「蓋德的眉頭慌亂地皺了起來,但他還是彎下腰,凝視著黑暗。他小心翼翼地走進洞口。他聽到肢體掠過水面,許多眼睛一眨一眨地從背後盯著他。他感覺到褻瀆、異樣的潮濕、甲殼蠕動和流口水的聲音。
 
「這是什麼?」他說,被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感壓倒了。
 
他轉過身,倉皇地想離開那個可怕的地方,可是柵欄砰的一聲在他面前關上了。槍手的臉出現了,一縷月光照亮了他的臉。它不再是救世主的臉了。臉上的肉蠟白暗淡,頭部中間有一根突出的骨頭。那雙眼睛,那雙黑色的眼睛,不再反射出反抗的光芒了。現在,眼睛里只有寒冷和陌生的冷漠。
 
「讓我出去!」蓋德尖叫著,他的聲音因為被恐慌攫住而提高了。「有東西……在下面移動!」
 
槍手沒有回答。有什麼東西繞在蓋德的腳踝上,用可怕的力量拉著。在他被拖進黑暗中之前,蓋德看到的最後一幕,就是在那雙冷酷雙眼中倒映出的自己驚恐的臉。

Share this :

Tags: 戰鎚40 000 維吉拉斯

SUBSCRIBE

Join my mailing list to receive updates on the latest blog posts and other things.